当前位置:四川质利惠商贸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抄检大观园是如何引发的?探春又是如何得知的?
红楼梦中抄检大观园是如何引发的?探春又是如何得知的?
2022-11-25

抄检大观园这件事,是红楼梦里影响最大的事件。下面由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,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接着往下看

一个“绣春囊”,成为了邢夫人打脸王夫人的利器,也让最看重面子的王夫人怒气冲冲,终究在王善保家的唆使下,发起了抄检大观园。

阅读这一节,许多朋友看不出邢夫人对王夫人的不友好,也并不理解王善保家的是如何激怒王夫人的。

1、为何说邢夫人利用“绣春囊”打脸了王夫人。

绣春囊,是闺房调情之物。而在大观园居住的,都是未出阁的小姐。傻大姐大白天里,在大观园的山石上捡到了它,看上面赤身裸体的两个人纠缠在一起,还以为他们是在打架呢。

因为新鲜,因为好奇,所以她拿着绣春囊,一边走着一边准备去询问老太太。正在这个时候,邢夫人突然遇见了她,看见她拿着这个物件如此着迷,直打趣她得了什么狗不识的东西。

便是在这样的巧合下,邢夫人得到了这个绣春囊,作为荣国府的大太太,邢夫人也是知书达理有涵养的人,对大观园出现这样有伤风化的调情之物,自然明白其带来的影响。

所以她第一眼看见这个,非常震惊,原文中说,她立马一把捏在手中。并严格嘱咐傻大姐,不得将此事告诉第三个人,不然连你也一块打死。

相信看到这里时,大家都会认为,邢夫人的做法是对的,隐瞒这样不光彩的事,为贾府众小姐们保全名声。当然,从此处来看,确实是这样的。

但她接下来的做法,却诚然有了自己的打算。

试想一下,邢夫人若真心要隐瞒此事,该如何做最保险?自然是亲自交给王夫人。这样一来,可以最低限度的减少知道这件事的人数。

当然,还有一种做法,就是主动叫来儿媳妇王熙凤,毕竟她是荣国府的代理管家,由她将绣春囊转交给王夫人,同样能取得保密的效果。

但显然,邢夫人并没有这样做。她反而派了自己的陪房王善保家的,去做了这件差事。

但如今却怎么处?你婆婆才打发人封了这个给我瞧,说是前日从傻大姐手里得的,把我气了个死。

很显然,王善保家的在此,不仅仅是一个充当传递物件的人,同样也是,知道这个秘密的人。而她的为人怎么样?我们从她百般怂恿王夫人明查、状告王夫人处置晴雯的举动以及主动掀探春的衣服便能看出。她同大观园众多“鱼眼珠”的婆人一样,是唯恐天下不乱,时刻想要表现的主。

试想,“绣春囊”被这样的婆子得知了,还能算是秘密吗?

说句直白的话,绣春囊还不如让傻大姐直接送到贾母哪里,都比这样的羞辱更让王夫人难以接受。

除了这一点外,王善保家的另一个举动,同样耐人寻味。

王夫人拿到绣春囊后,怒气冲冲地来到了王熙凤这里。便在此,同凤姐说了半天。但就在凤姐同王夫人商议妥当,决定以“查赌”为由,让王夫人、凤姐的心腹暗访此事时,王善保家的竟然再一次现在了凤姐的房前。

一时,周瑞家的与吴兴家的、郑华家的、来旺家的、来喜家的现在五家陪房进来,余者皆在南方各有执事。王夫人正嫌人少不能勘察,忽见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走来,方才正是她送香囊来的。

将绣春囊送给了王夫人,她为何不走?还特意随着这些人前来,为的是什么?不就是看热闹看笑话吗?

也难怪,王夫人见了她就来气,明面上是好意让她加入其中一起处理这件事,实际上呢,是王夫人看她(代表邢夫人)究竟想干什么?

而王善保家的,也不知道是真的受了邢夫人的交代,还是自作主张,竟然第一个要告的,就是贾母的丫鬟晴雯,好嘛。这不正合了王夫人心意,那个小妮子,我早看不上眼了,办她。

2、王善保家的是如何激怒王夫人的。

对于这一个问题,前面我们大致说了一点,那就是王善保家的送了绣春囊却没有离开,反而来凑热闹。看戏的不嫌事大,王夫人又好面子,自然看着别扭。

而除了这一点外,还有一点,那就是她说中了王夫人的软肋。

王善保家的道:“别的都还罢了。太太不知道,头一个宝玉屋里的晴雯,那丫头仗着她生得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,又生了一张巧嘴,天天打扮得像个西施的样子,在人跟前能说惯道,掐尖要强。一句话不投机,她就立起两个骚眼睛来骂人,妖妖娇娇,大不成个体统。”

对于这段话,也许许多朋友都只注意了一点,就是晴雯这个人名。但或许我们很容易忽视另一点,那就是宝玉。

怡红院是什么地方?这可不一般,尤其在这个节骨眼上,更加不一般了。它不仅是贾宝玉的住处;同样也是大观园中唯一的公子爷居住的地方。

此时众人都在关注着“绣春囊”,而王善保家的,偏偏把目光放到了贾宝玉身上,这是什么意思?

答案很明显,那就是,在王善保家的心中,这个绣春囊,就是贾宝玉和哪个丫鬟的。

试想想,王夫人听见这话,什么感觉?自然是越想越气,因此,抄检大观园便发生了。

其实对于王夫人而言,抄检大观园在这个时候已经具有了两层意思,其一:迫切需要查出它真正的主人,或者说,查出同王善保家的所说的:

想来谁有这个,断不单只有这个,自然还有别的东西。那时翻出别的来,自然这个也是她的了。

以洗清贾宝玉的嫌疑。

其二,就是借着这个机会,处理晴雯。作为贾母看重的丫鬟,王夫人尽管对她很不满,看不上她的狂样子,但不看僧面看佛面,贾母的人她怎么好动呢?但如今不同了,这可是大太太的陪房告她的。很显然,王善保家的言语,给了王夫人撵走晴雯最有利的借口。

3、抄检大观园中,究竟是谁给探春通风报信的?

原本凤姐同王夫人商议的暗访,经过王善保家的参合,彻底变了味道。王夫人在气急败坏、失去理智,藏有私心的情况下,肯定了她的建议:

王善保家的道:“太太且请养息身体要紧,这些小事只交与奴才。如今要查这个主儿也极容易,等到晚上园门关了的时节,内外不通风,我们竟给她们个猛不防,带着人到各处丫头们房里搜寻。想来谁有这个,断不单只有这个,自然还有别的东西。那时翻出别的来,自然这个也是她的了。”王夫人道:“这话倒是。若不如此,断不能清的清白的白。”

相信看到这里的朋友们都能看出来,抄检大观园其实并不是王夫人一个人发起的;这个代表着邢夫人的王善保家的,也是参与其中不可缺少的一分子。

当然,在抄检大观园之前,众人也一致商议了,必须要做好保密工作,不得走漏一丝风声。

至晚饭后,待贾母安寝了,宝钗等入园时,王善保家的便请了凤姐一并入园,喝命将角门皆上锁。

抄检大观园,便在寂静的夜晚中展开了。这次活动由王熙凤、王善保家的带队,还包括周瑞家的与吴兴家的、郑华家的、来旺家的、来喜家的五家陪房。

她们搜捡的第一站是怡红院,宝玉以及袭人等人对此一无所知。晴雯的反抗,也是因为她心情不佳导致的。

第二站是潇湘馆,林黛玉已经躺下了,自然,无论是宝玉、黛玉都不知道此事。

但到了第三站,探春居住的秋爽斋,画风变了。

又到探春院内,谁知早有人报与探春了。探春也就猜着必有原故,所以引出这等丑态来,遂命众丫鬟秉烛开门而待。一时众人来了。探春故问何事。

在此,作者特意用了一个“早”字,这说明什么?说明了探春已经在他人那里得知了这件事的缘由。所以她才会做好准备。

问题就在这里了,究竟是谁告诉了探春?

在前面,我们不难看出,得知绣春囊事件的就那么几个,除去只听命行事的五家陪房外,也只有王夫人、王熙凤、王善保家的知道这件事。

但显然,王夫人是不会自己打自己脸的;王善保家的,更加如此。所以,唯一有可能的,就是王熙凤了。

毕竟,从一开始,她就不赞同将这件事闹开。

凤姐道:“太太快别生气。若被众人觉察了,保不定老太太不知道。且平心静气,暗暗访察,才得确实,纵然访不着,外人也不能知道。这叫作‘胳膊折在袖内’。

王熙凤虽然并非善人,但在这样关乎大观园小姐们名声的大事上,她却有着自己的底线。她清楚一旦“绣春囊”事件闹开后,对这些未出阁小姐的名誉伤害,所以她建议暗访。

只是王夫人最终听信了王善保家的,王熙凤作为跟着姑妈混饭吃的,也只得硬着头皮做了。

但是,一向处事圆滑的凤姐,同样会留有心眼。一旦贾母得知此事后,自己会不会受到牵连呢?

要知道,在大观园居住的,还有贾母所疼爱的林妹妹,贾母要是怪罪起来,不又向上一次探春向贾母回复下人夜晚聚赌一事时所说的吗?你怎么不早回复我?

但或许,有的朋友也会说了,王熙凤怕贾母数落,就不怕王夫人吗?对于这一点,只要我们回顾一下王熙凤对待邢夫人讨要鸳鸯一事的态度就能看出。

王熙凤为了利益,可不管什么婆婆、姑妈,先撇清自己的关系再说。

邢夫人讨要鸳鸯时,同凤姐商议,同样特意嘱咐过,千万别走漏风声了,但凤姐,专头便告诉了平儿。整个过程中,凤姐是各种推诿,这不正像她在抄检大观园中的态度吗?那完全是敷衍哪。

因此,我们从王熙凤对邢夫人讨要鸳鸯的作风上来看,她对本不赞同的由姑妈发起的抄检大观园也极有可能不服从安排。

而是提前走漏了消息。

并且,王熙凤所走漏的消息,其对象也并非是探春,而只能是贾母。

只是,在这个过程中,凤姐有这个时间和机会吗?

答案是肯定的,因为王夫人拿着绣春囊跑到凤姐小院数落她的时候,是中午,而她们抄检大观园,是在晚上。

在这一段时间里,凤姐有足够的时间行动。

同样,通风报信这样的事她也不用亲自动手,让平儿告知鸳鸯既可。以鸳鸯与平儿的情意,效果自然更好。

而贾母对此事的看法,以及建议,再由鸳鸯告知平儿,平儿回复凤姐,也并非难事。

也许,有的朋友会问了,贾母知道王夫人做出这样的蠢事,为什么不阻止?那是因为贾母精明,她看出了这是邢夫人打脸王夫人的把戏,怎么阻止?又阻止谁去?是将两个儿媳妇都叫到一块,数落一顿?那时候,不仅凤姐的嫌疑洗不清了,“绣春囊”这件事更加不会有着落。

再者说,贾母年纪大了,这个家终究是她们的,贾母也不愿意过多的得罪,与其这样,不如让他们去闹,只要保护好她看重的人就好了。所以我们会发现,在抄检大观园的过程中,王熙凤对林妹妹是非常照顾的。并且与对宝钗的态度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说到这里,似乎我们还没有说到重点,究竟是谁,将消息告知了探春?

是平儿吗?有这个可能。毕竟她们之间关系不错。但是,我们从探春的举动来看,却会发现,告知她消息的,不大可能是探春,而只能是贾母。

我们来看看,探春面对抄检大观园的态度。

又到探春院内,谁知早有人报与探春了。探春也就猜着必有缘故,所以引出这等丑态来,遂命众丫鬟秉烛开门而待。一时众人来了。探春故问何事。凤姐笑道:“因丢了一件东西,连日访察不出人来,恐怕旁人赖这些女孩子们,所以索性大家搜一搜,使人去疑,倒是洗净她们的好法子。”探春冷笑道:“我们的丫头自然都是些贼,我就是头一个窝主。既如此,先来搜我的箱柜,她们所有偷了来的,都交给我藏着呢。”

面对抄检大观园,探春准备充足,并且,面对凤姐这个代理管家,她也是丝毫没有放在眼中。

而更有意思的是,王熙凤对探春的态度,也是低调的可以,全程陪笑。

我们再来看看探春对抄检大观园这次活动一针见血的评价:

你们不依,只管去回太太,只说我违背了太太,该怎么处治,我去自领。你们别忙,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!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,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,果然今日真抄了。咱们也渐渐的来了。可知这样大族人家,若从外头杀来,一时是杀不死的,这是古人曾说的‘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’,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,才能一败涂地!”说着,不觉流下泪来。

很显然,探春对王夫人发起的抄检大观园,是非常抵触的,直言它是抄家的翻版。这样的探春,哪里像曾经那个讨好王夫人的探春呢?

还有一点,她对王善保家的举动。

在探春的指责、哭骂下,凤姐等人都准备离开了,但这个时候,王善保家的又犯病了,偏要出这个风头,走上前去,扯一下探春的衣服。

没曾想,正在气头上的探春,哪里容得下她放肆,自然是一个巴掌打了过来。最后,她还说出了这样一番话。

明儿一早,我先回过老太太、太太,然后过去给大娘陪礼,该怎么,我就领。

这同老太太有什么关系?是不是露馅了呀!

说了这些,再聊一个题外话。

4、探春理家,是谁的主意?

王熙凤生病后,无法继续打理荣国府,而王夫人,也没有这个心思。所以,最初,荣国府交给了探春、李纨打理。

李纨我们都知道,是王夫人的长子贾珠的媳妇。因为丈夫的早逝她成了一个寡妇,过着槁木死灰的生活。

要说王夫人对她也确实够苛刻的,论资格,李纨不比凤姐更具有管家权吗?但显然,王夫人没有让她管理,李纨这个儿媳妇会怎么想?到如今,凤姐病了,又想起她了,她能好好干吗?

都说李纨是个老好人,啥事不管,但如果我们身处她的位置,就能发现,她是有苦衷的。

而探春理家?又是谁的主意呢?是王夫人吗?对赵姨娘那样敌视的她,会这么好心吗?

尤其是,探春上任不久,恰好遇上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死了,王夫人是怎么做的?故意将这件事推到了探春这里。这不明显是难为她吗?

刚吃茶时,只见吴新登的媳妇进来回说:“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昨日死了。昨日回过太太,太太说知道了,叫回姑娘、奶奶来。”

到后来,宝钗也加入了管理之中,专管下人夜晚的治安。而探春,更是直接挖了她的墙角,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告到了贾母这里。

当下邢夫人并尤氏等都过来请安,凤姐及李纨姊妹等皆陪侍,听贾母如此说,都默无所答。独探春出位笑道:“近因凤姐姐身子不好几日,园内的人,比先放肆了许多。先前不过是大家偷着一时半刻,或夜里坐更时,三四个人聚在一处,或掷骰,或斗牌,小小的玩意,不过为熬困。近来渐次放诞,竟开了赌局,甚至有头家居主,或三十吊、五十吊、一百吊的大输赢。半月前,竟有争斗相打之事。”

越过王夫人直接向贾母汇报,这哪里像是王夫人提拔出来的主?

贾母八十大寿时,南安太妃前来,要看贾府的小姐,贾母也是特意推出了探春。

由此可见,探春理家,是贾母的意思。王夫人心眼小,自私自利,估计不会有这么大度,重用赵姨娘的女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