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四川质利惠商贸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贾母夸赞薛宝钗为那般?为何不为宝玉提亲
红楼梦中贾母夸赞薛宝钗为那般?为何不为宝玉提亲
2022-11-22

贾母,又称史老太君,贾府上下尊称她为“老太太”。让趣历史小编带大家拨开历史的迷雾,回到那刀光剑影的年代。

上回说到薛姨妈母女早上去看贾宝玉,说起要吃什么,贾宝玉还真想起来一碗叫莲叶羹的汤。王熙凤就安排人多做几碗,让大家都尝尝。

贾母却故意打趣让她请客,王熙凤也不含糊,说这顿算她的。这件事不过生活小插曲,表现贾家其乐融融。不想薛宝钗也来凑趣,说什么:“我来了这么几年,留神看起来,凤丫头凭他怎么巧,再巧不过老太太去。”她这段话看似说得巧,实则很不好。

一来,宝钗年纪小,如此说王熙凤,评价贾母等长辈不妥当。这话要薛姨妈说才好。

二来,贾母的孙媳妇轮不到薛家人来说,薛家在贾家做客却如此拉高踩低也不好。

三来,贾宝玉刚被认为是薛蟠口舌挨打,薛宝钗如今还来这么一出,也让贾母不快。

所以,贾母直接将王夫人拉出来,说王夫人像木头不会说话,大有让薛宝钗闭嘴的意思。薛宝钗讨了个臊,平白让王熙凤也不开心,此后就不说话了。

贾母却没完,还夸奖起薛宝钗来了,说自家四个女孩都不如她。这话模棱两可,你说到底是元迎探惜呢,还是三春加黛玉呢?无论怎么说,都是对薛宝钗明褒暗贬。薛姨妈也听出不对,赶紧说老太太说偏了。逼得王夫人不得不出面解释,老太太背后常夸宝丫头好。

贾母夸不夸不知道。但宝钗那么好,为何不为贾宝玉提亲?这就更耐人寻味了。

总算这件事也就过去了,有人过来请贾母回去吃饭。贾母也是缓和气氛,对薛姨妈说想吃什么告诉她,她有办法让王熙凤主动做了孝敬。轻轻揭过前情,表达了与王熙凤娘们儿间的亲密。

王熙凤果然心领神会,凤姐儿笑道:“姑妈倒别这样说。我们老祖宗只是嫌人肉酸,若不嫌人肉酸,早已把我还吃了呢。”

王熙凤与贾母“没大没小”,就是关系好的表现。人家其乐融融互相满意,越发衬托出薛家母女的格格不入。

一时来到了王夫人上房,伺候贾母安坐。贾母吩咐王夫人休息,让李纨、凤姐她们小妯娌伺候,王夫人只在一个小杌子上坐了。这是贾府处处体现的礼节,一丝不差。王夫人在贾母跟前就是一句不敢多说,一步不敢行错。更反衬薛宝钗的话不合适。

(第三十五回)少顷,荷叶汤来,贾母看过了。王夫人回头见玉钏儿在那边,便令玉钏与宝玉送去。凤姐道:“他一个人拿不去。”可巧莺儿和喜儿都来了。宝钗知道他们已吃了饭,便向莺儿道:“宝兄弟正叫你去打络子,你们两个一同去罢。”莺儿答应,同着玉钏儿出来。莺儿道:“这么远,怪热的,怎么端了去?”玉钏笑道:“你放心,我自有道理。”说着,便令一个婆子来,将汤饭等物放在一个捧盒里,令他端了跟着,他两个却空着手走。

玉钏儿和莺儿同去给贾宝玉送莲叶羹,这个安排举足轻重。皆因从随后的故事脉络看,正是这两人将贾宝玉身边其他丫头都挤走了。袭人也不例外。

“白玉钏亲尝莲叶羹;黄金莺巧结梅花络”是决定贾宝玉婚后侍妾人选的最重要一回。需要格外重视。

玉钏儿二人一来怡红院,袭人、麝月、秋纹三人正和宝玉顽笑呢,见他两个来了,都忙起来,笑道:“你两个怎么来得这么碰巧,一齐来了。”一面说,一面接了下来。玉钏便向一张杌子上坐了,莺儿不敢坐下。袭人便忙端了个脚踏来,莺儿还不敢坐。

注意此时与贾宝玉说话的是袭人、麝月、秋纹三个。日后晴雯被撵走时,贾宝玉就怀疑她们三个“师徒”关系,王夫人不挑错,也是怡红院内部“小团伙”。

袭人立志给贾宝玉做妾,并得到了王夫人的认可。麝月“公然又是一个袭人”,秋纹也有样学样……都注定这三人是能够留到最后,最可能成为贾宝玉侍妾的人。

事实也是,贾宝玉八个大丫头到八十回结束,就剩下她们三个。那个洗澡两三个时辰的碧痕,已经彻底出局了。其他人也都死得死散的散。

可如今玉钏儿和莺儿一来,三个人都站了起来,给玉钏儿拿了“杌子”坐下,又见莺儿不敢坐搬了个脚踏,莺儿还是不敢坐。最终是袭人将莺儿拉出去招待,只留下了玉钏儿。

玉钏儿敢坐,在于她是王夫人的大丫头,与贾宝玉同辈。

莺儿不敢坐,她是薛宝钗的丫头,理论上矮了贾宝玉一辈。与袭人、晴雯、紫鹃、翠缕等贾母所赐丫头没法比。

不过,这里要注意,玉钏儿一屁股坐在了“一张杌子上”,王夫人刚才就坐在了一张杌子上。这种小细节不能忽略。曹雪芹毫无疑问在暗示玉钏儿最终会被贾政、王夫人赐给贾宝玉做妾,补偿贾宝玉错误致死金钏儿。

后文对此还有两个交代。一是王熙凤要补王夫人房中丫头,王夫人却让玉钏儿吃了个“双份儿”,拿了姐姐金钏儿的月例。每月二两银子相当于姨娘份额。且还是官中合法收益。伏笔日后玉钏儿做妾的合法性。

二是贾政说他看好了两个丫头,一个给宝玉,一个给贾环。给宝玉的无疑就是玉钏儿。也符合贾政严谨周正的性格。既然金钏儿因贾宝玉而死,那补偿给妹妹玉钏儿一个妾的名分,抬升百家在贾府地位,不为过分。

而袭人为了招待莺儿转身出去,给玉钏儿登堂入室倒地方,暗示袭人外嫁蒋玉菡,与玉钏儿和莺儿有关。

玉钏儿是父母所赐,莺儿是妻子陪嫁,袭人将何去何从?在贾政只有两个妾的前提下,贾宝玉不可能纳那么多的妾。王夫人曾说绝不辜负袭人,事实还是失言了。袭人终究放心得太早。

袭人这边出去,贾宝玉心中愧疚百般讨好,奈何玉钏儿不想理他。贾宝玉本就做惯了低声下气,有些事玉钏儿也明白不能全是他的责任,自己又是奴才,见贾宝玉一味讨好也就放缓了神色。

那个时代奴才在主子面前不算人。玉钏儿再怨贾宝玉,她也绕不过去主子奴才的本分。至于“报仇”什么的,更是打死不敢想。玉钏儿对贾宝玉的脾气,只是个心结。终究有一天心结打开,金钏儿之死注定不了了之。只会存在于有限几个人的记忆里。

贾宝玉这边正在纠缠,那边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。原来是贾政有个门生,名叫傅试,向来与贾府交好。如今任通判之职,贾政也比较看重。

傅试有个妹妹傅秋芳据说美貌异常,被人传颂。奈何傅试有意借妹妹攀权附势,蹉跎到二十三岁还没有出嫁,早对贾家有份攀附之心。如今听说贾宝玉受伤也派人来问候。这段插曲有几点特别值得说。

一,贾宝玉的姻缘,除了薛宝钗和林黛玉之外,贾家仍有别的选择。这是贾政不表态的原因。

二,傅试、傅秋芳兄妹,从名字也能看出,影射的就是薛蟠、薛宝钗。他们攀权附势被京城权贵嫌弃暴发寒酸,也是薛家在京城举步维艰的写照。舍了贾家,他们别无选择。

三,贾宝玉被打,傅试很快就听说,证明贾家内部有太多别人的眼线。蒋玉菡的事,还有其他涉及贾府安危的内情,也都不是秘密。日后成为贾家隐患!

傅家两个婆子早对贾宝玉绣花枕头”的名声有耳闻。进来时正巧看见玉钏儿给贾宝玉送汤,双方都心不在焉,汤洒了一手。贾宝玉不觉自己烫着了,反而问玉钏儿如何。

傅家婆子看了个笑话,对玉钏儿和贾宝玉来说,却是和解的机会。贾宝玉并不诲言他对金钏儿之死有责任。还叮嘱玉钏儿不要在王夫人跟前表现出情绪。最终他诓玉钏儿喝了一口莲叶羹,代表二人真正和解。贾宝玉也算放下了一桩心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