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四川质利惠商贸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在海棠诗社上,史湘云做出了什么样的诗?
红楼梦中在海棠诗社上,史湘云做出了什么样的诗?
2022-09-27

巜红楼梦》中,曹雪芹在“海棠诗社”中为大观园中的小姐丫环们的文化素养来了一次大彩排。很多人都不了解,接下来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欣赏。

大观园诗社第一社就是“咏白海棠”。不过薛宝钗和林黛玉的《海棠诗》却引发争议。贾宝玉认为林黛玉第一,李纨和贾探春却认定薛宝钗的最好。

其实只从诗来看,确实林黛玉更好。但若论诗文的说教意义,薛宝钗的诗借事喻人,对众女儿更有指导劝谏意义。李纨负责教导姐妹们学习,必然要推崇她的诗为标杆,才对众人为好。

如此,海棠诗社第一社在众人意犹未尽中结束了。但花袭人的一个举动,却为海棠诗社引进一位种子选手,并让薛宝钗的“海棠诗冠”名头旁落。这又是怎么回事呢?

原来贾宝玉拿了帖子走后,袭人就叫了老宋妈去给史湘云送东西。因为有个“缠丝白玛瑙碟子”给贾探春送荔枝没拿回来,最后是秋纹取了回来,也就知道了众人建立诗社作诗的事。这中间有两个小插曲不能错过。

一,缠丝白玛瑙碟子呈荔枝给贾探春,探春提议成立“海棠诗社”,作海棠诗。

都知道杨贵妃“一骑红尘妃子笑”,最爱吃新鲜荔枝。而杨贵妃就有海棠之美誉。苏东坡有诗“只恐夜深花睡去”,借海棠春睡形容贵妃醉酒。

而史湘云后文有海棠花签,“只恐夜深花睡去”,是借杨贵妃与唐明皇爱情“长恨歌”,预示湘云与冯紫英的夫妻恩爱不久长。

海棠代指史湘云。这个玛瑙碟子装荔枝给贾探春,探春建立海棠诗社,盘子又给了史湘云,兜兜转转,作者就是在暗示海棠诗社和海棠诗,是为了祭奠刚刚订婚的史湘云之女儿逝去的青春和人生。

二,说起盘子,秋纹想起贾宝玉让她给贾母王夫人送花,让她得了好处被赏赐的事。

别人也罢了,晴雯对此不以为然,还说自己可不要。并借此调侃袭人,说什么“你们别和我装神弄鬼的,什么事我不知道。”

晴雯之前曾三次曝光贾宝玉房中细事。她说麝月是“瞒神弄鬼”;袭人是“鬼鬼祟祟”;碧痕“不知道怎么洗得”;如今又捎带上秋纹“装神弄鬼”……将所有人隐私公之于众,借袭人献身上位说事,势必成为怡红院众矢之的,为她日后的悲剧埋下祸患。

而她去王夫人房中取瓶子,后文王夫人还装不认识她,岂非故意为之!不提。

老宋妈去给史湘云送东西,湘云问大家干什么呢。她就将听到“作诗”的事转述了。史湘云一听就急了。

(第三十七回)宋妈妈已经回来,回复道生受,与袭人道乏,又说:“问二爷作什么呢,我说和姑娘们起什么诗社作诗呢。史姑娘说,他们作诗也不告诉他去,急得了不得。”宝玉听了立身便往贾母处来,立逼着叫人接去。贾母因说:“今儿天晚了,明日一早再去。”宝玉只得罢了,回来闷闷的。

贾宝玉与史湘云的关系最轻松也最好,既然想起来史湘云,怎么可能不叫接了她来。

史湘云定亲,贾宝玉没来得及表现任何情绪就遭遇了一系列的故事,众姐妹也没有说一二。海棠诗毫无疑问是曹雪芹交代湘云订婚的不写之写。

另外题外话。[枉凝眉]“一个是阆苑仙葩”,一直被说是绛珠仙草是错的。“阆苑仙葩”典出出生于四川阆中的杨贵妃。阆中素有“阆苑仙境”之称,杨贵妃素来是海棠的代表。“阆苑仙葩”分明是指海棠花签得杨贵妃故事影射自身的史湘云,而不是林黛玉,不提!

不管如何,第二天史湘云就如愿以偿来到贾府。而她一来就技惊四座,连续作了两首《海棠诗》,被公认为第一,将钗黛都给压了下去。

(第三十七回)史湘云道:“你们忘了请我,我还要罚你们呢。就拿韵来,我虽不能,只得勉强出丑。容我入社,扫地焚香我也情愿。”

这就是史湘云,初心不改,矢志不渝。她的性格在金陵十二钗中最是可爱。也因为可爱又最让人心疼!

史湘云也确实有捷才!都说林黛玉敏捷,其实湘云不遑多让。如果要比较二人的风格。史湘云好比李白,林黛玉却近似杜甫,亦或者有李商隐之风。

别人作了一首,已经觉得很难,史湘云一时间就想了两首,你说厉害不!

《白海棠诗》其一:

神仙昨日降都门,种得蓝田玉一盆。

自是霜娥偏爱冷,非关倩女欲离魂。

秋阴捧出何方雪?雨渍添来隔宿痕。

却喜诗人吟不倦,肯令寂寞度朝昏?

《咏白海棠诗》其二:

蘅芷阶通萝薜门,也宜墙角也宜盆。

花因喜洁难寻偶,人为悲秋易断魂。

玉烛滴干风里泪,晶帘隔破月中痕。

幽情欲向嫦娥诉,无奈虚廊夜色昏。

史湘云的第一首诗,一出手就不同凡响。她并不赞美海棠有多好。而是借神仙种突出海棠的非凡。神仙种自然是人间第一。好到什么程度?像蓝田的美玉,你说好不好?

然后借霜娥、倩女突出海棠的神性。“秋阴”“雨渍”“何方雪”“隔夜痕”更借自然之景反衬海棠之美。

而最能体现湘云性格的是最后一句:却喜诗人吟不倦,肯令寂寞度朝昏?

因为海棠的优秀品质,让当世之人称颂不绝,些许的寂寞也不那么煎熬,反而振作起来对生活充满期待。

这是史湘云将自己比作白海棠。她感激这么些好姐妹与她精神共鸣。虽无父无母在家不自由,受欺负,也能甘之如饴地享受精神世界。

全诗透着一股自傲、满足和感恩。就是史湘云的性格,给点阳光就灿烂!

这首诗读下来,就是一个词:洒脱!活出了自我。试问这样的海棠诗,比之薛宝钗的“海棠诗”更灵动,比之林黛玉又更豪迈旷达,如何不胜出!

第二首,史湘云以己喻人,反而有点调侃钗黛的意思。

“蘅芷阶通萝薜门,也宜墙角也宜盆。

花因喜洁难寻偶,人为悲秋易断魂。”

是说薛宝钗随时就分,豁达大度。可惜冰清玉洁没人匹配,最终落得一生孤独。

玉烛滴干风里泪,晶帘隔破月中痕。

幽情欲向嫦娥诉,无奈虚廊夜色昏。

是说林黛玉纠结于宝黛姻缘无法自拔的苦闷与彷徨。

史湘云说钗黛,反而衬托出她此时看淡姻缘宿命。既然不能做主,何必孜孜以求。生死有命,一切看淡。这就是史湘云。

第二首海棠诗,史湘云基本将宝黛钗三人的悲剧结局作了一番“灰暗”的总结。借以反衬她自己[乐中悲]命运的悲情注脚。

史湘云“襁褓之中父母违”,与贾惜春一样没能享受到真正的天伦之乐。都是从小寄人篱下被养在贾母膝下。不同之处是贾母对史湘云更亲近,更负责。

史湘云基本将贾母当母亲一样濡慕。性格也是贾母少年第二,以至于“英豪阔大宽宏量,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。”

别的女儿定亲一定忐忑非常,湘云在论阴阳时也展现出一丝不安。但随后就被她抛下,不再计较。

曹雪芹虽然没有明写,但她最终嫁给冯紫英是不错的。他们的结合堪称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
“唯大英雄能本色,是真名士自风流”。

冯紫英堪称上天对史湘云的补偿,奈何幸福太短,终究[乐中悲]。冯家抄家,冯紫英去世,史湘云被史家抛弃,独自抚养两个双生子,最终无奈流落到烟花巷。(可看系列文章的前文)

丈夫去世后的史湘云,岂不正是“玉烛滴干风里泪,晶帘隔破月中痕。幽情欲向嫦娥诉,无奈虚廊夜色昏。”嫦娥逝去丈夫,湘云亦如是。

史湘云的两首海棠诗。第一首是抒发性情,第二首是刻画女儿命运,都容易让人共鸣。众人看一句,惊讶一句,看到了,赞到了,都说:“这个不枉作了海棠诗,真该要起海棠社了。”

(第三十七回)史湘云道:“明日先罚我个东道,就让我先邀一社可使得?”众人道:“这更妙了。”因又将昨日的与他评论了一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