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四川质利惠商贸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,史湘云为何不愿意去王夫人的住处?
红楼梦中,史湘云为何不愿意去王夫人的住处?
2022-09-27

史湘云是金陵十二钗之一,四大家族史家的千金。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!

《红楼梦》第49回“琉璃世界白雪红梅”,薛宝琴、李琦、李玟、邢岫烟四位女子入住大观园,其中尤以薛宝琴才貌双全,深得贾母喜欢。而众姊妹相聚闲谈之际,史湘云秉着“老人”的款儿,曾直言规劝薛宝琴——千万不要去王夫人的住处!

湘云道:“你(宝琴)除了在老太太跟前,就在园里来,这两处只管玩笑吃喝。到了太太屋里,只管和太太说笑,多坐一会也无妨;若太太不在屋里,你别进去。那屋里人多心坏,都是要害咱们的。”说的宝钗、宝琴、香菱、莺儿等都笑了。宝钗笑道:“说你没心,却又有心。虽然有心,到底嘴太直了。我们这琴儿就有些像你。”——第49回

湘云为人率直,故而说话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,此番言谈,应是自我经历总结下来的经验,均属发自内心之语;

更有意思的是,史湘云的话说完后,一向低调稳重的薛宝钗在旁亦没有阻止或者打圆场,而是以一句“说你没心,却又有心,虽然有心,到底嘴太直了”承认了史湘云此番话的可靠性,换言之,薛宝钗也同意湘云的观点:王夫人的住处,能不去尽量别去。

为何湘云、宝钗会有这样的想法呢?湘云称“太太在,只管和太太说笑,多坐一会儿也无妨”,可见问题并不是出在王夫人身上;“那屋子人多心坏,都是要害咱们的”,答案呼之欲出——史湘云忌惮的乃是王夫人房中的那些刁奴!

史湘云、薛宝钗这些小姐们,到底算是主子阶层,为何会忌惮王夫人房中的奴才们呢?除了投鼠忌器,碍于王夫人的面子,恐怕更多还是因为王夫人房中的丫环们行事阴狠,令人防不胜防。

曹雪芹并没有虎头蛇尾,史湘云为何忌惮王夫人住处的丫环,或可从王夫人房中的一场盗窃案开始说起。

《红楼梦》第61回“投鼠忌器宝玉瞒赃,判冤决狱平儿行权”,彼时王夫人房中发生了丢失案——放在柜子里的玫瑰露不翼而飞!

很有意思的是,这场偷窃案并不难破,谁偷了玫瑰露众人心知肚明,这一点可以从晴雯、平儿的对话中看出来:

晴雯走来,笑道:“太太那边的露,再无别人,分明是彩云偷了给环哥儿去了。你们可别瞎乱说。”平儿笑道:“谁不知是这个缘故?但今玉钏儿急得哭,悄悄问着她(彩云),她应了,玉钏也罢了,大家也就混着不问了。难道我们好意兜揽这事不成?可恨彩云,不但不应,她还挤弄玉钏儿,说她偷了去了,两个人窝里发炮,先吵得阖府皆知,我们如何装没事人?”——第61回

明明是彩云偷了玫瑰露,但却死不承认,不但不承认,还将全部责任推到了无辜的玉钏儿身上,导致这场事故越闹越大,最终阖府皆知。可叹平儿本是一番好心,想给彩云一个面子,暗地里悄悄解决这件事,却没想到反闹成这样的局面。

细思这中间的逻辑,其实很可怕。彩云、玉钏等人本是同事,很有可能她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,就一起玩耍长大,即便没有所谓的闺蜜情,至少也算是朋友熟人,纵观《红楼梦》全书,也从未看到彩云、玉钏两人有任何矛盾,可彩云在面对偷盗的罪名时,却狗急跳墙,死死咬住玉钏不放,要将这场祸事强加给玉钏,如何令人不心寒。

而且细细论来,如果彩云的这场嫁祸成功了,玉钏除了背上“小偷”的罪名,还有可能受到刑事的惩罚。诚如薛应军之文《<红楼梦>中盗窃案探源》中对偷盗刑罚的分析:

《明律》规定:“凡窃盗已行而不得财,笞五十、免刺。但得财者,以一主为重,并赃论罪。为从者、各减一等。初犯,并于右小臂膊上,刺窃盗二字。再犯,刺左小臂膊。三犯者,绞。”盗窃,60两银子以下,杖六十;120两银子,罪止杖一百,流放三千里。《清律》规定,盗窃120两以上银子,可判死刑,三犯不论赃数,绞(监候)。

而彩云偷盗的玫瑰露有多珍贵呢?清朝康熙年间,西方传教士利类思、安文思、南怀仁曾作《西方纪要》,专门记录西洋国土、风俗、人物、土产、海程远近,书中便有玫瑰露的记载:其名为玫瑰者最贵,取炼为露,可当香,亦可当药,即《红楼梦》所称“玫瑰清露”也。

第60回,芳官问贾宝玉要玫瑰露,从装玫瑰露的器皿亦可看出此露的珍贵:

(芳官)又说还要些玫瑰露与柳五儿吃去,宝玉忙道:“还有呢。我又不大吃,你都给她去罢。”说着,命袭人取了出来。见瓶中亦不多,遂连瓶与了她。芳官便自携了瓶与她去......正吃茶歇脚儿,芳官拿了一个五寸来高的小玻璃瓶来,迎亮照看里面,小半瓶胭脂一般的汁子,还道是宝玉吃的西洋葡萄酒。——第60回

《红楼梦》中所称“玻璃”,可不是我们今天人工制作的玻璃,而是一种天然水晶,主要为皇家用品,譬如《西游记》中沙悟净时任卷帘大将时,就因在蟠桃会上打碎了玻璃盏(原著乃玻璃盏,而非琉璃盏),被玉帝打入凡间,每周受飞剑穿胸之苦。

用天然水晶来盛放玫瑰露,可见玫瑰露之珍贵,如此贵族用品,若放在市面上,能值几何,不消多说。所以如果王熙凤、平儿等人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办事,这个偷盗玫瑰露的丫环,轻则重杖六十,重则判处死刑。

同时,彩云偷盗王夫人房中财物,乃是常事,其后平儿准备让贾宝玉承应所有的责任,替这些丫环开脱,彩云羞愤不已,忍不住说出实情:

彩云听了,不觉红了脸,一时羞恶之心感发,便说道:“偷东西原是赵姨奶奶央告我再三,我拿了些与环哥是情真。连太太在家,我们还拿过,各人去送人,也是常事。”——第61回

也就是说,彩云早已犯了“三犯”的偷盗罪,如果真的追究起来,她难逃一死,可彩云却想着将责任推给玉钏。当然,彩云之所以嫁祸,只是抱着侥幸心理,想要蒙混过去,没想过要害玉钏儿的性命,可此做法终究逃不过“摔黑锅”、“嫁祸他人”的骂名。

对于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,尚且如此,何况他人乎?从彩云口中我们可以知晓,王夫人房中的失窃案很多,只不过只有这件“玫瑰露案”被揭露放大了而已,那么以往丢失物件,这些丫环们是如何处理的呢?不外乎各种推卸责任,彼此攀扯,最终不了了之。